深怀敬畏之心把文物摄影这个“活儿”做好

——访文物摄影师刘小放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阳 时间:2017年05月15日 字体:

掐丝文物(明代) 刘小放 摄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让文物修缮师从幕后走到了台前,他们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让人感动。如果说,文物修缮师用手中的刀笔器具使文物重新“活”了起来,那么要让文物广为人知,则离不开文物摄影师。他们用手中的相机,在光与影的变幻中向大众展示文物的美,让人们在镜头下感受文物背后的历史温度,让文物走出深帏,以一种美的姿态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文物出版社资料摄影中心主任刘小放就是这样一位文物摄影师。

偶然的机会,刘小放接触到了文物摄影,从学徒、助理到独当一面的文物摄影师, 39年的时光,刘小放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相机,在他看来,“文物摄影师,其实就是一个做‘活儿’的匠人,要怀着敬畏之心,尽可能地做到最好。 ”

忠实再现VS艺术表现,孰重孰轻

顾名思义,文物摄影就是以历史文物为主要拍摄对象的一种摄影,属于静物摄影的范畴,而相比静物摄影中最有影响力的广告摄影又有所不同,“文物摄影的首要任务是尽可能忠实地呈现文物本身的样貌,这样一是能为研究者提供准确资料,二是能使读者和观众认识、了解、欣赏文物。 ”刘小放解释说,而广告摄影是以吸引消费者为主要目的的,可以自由发挥,用夸张的手法追求艺术效果,文物摄影则不然。 “摄影就像医生一样,分工很细,要让眼科大夫去做外科手术,那是行不通的。拿开放性的广告摄影的一套理论和方法来进行相对保守的文物摄影也是不可行的。 ”

但作为一门艺术,文物摄影在真实客观地记录文物样貌的同时也应表现出摄影艺术独特的审美欣赏价值,这涉及作品真实性和艺术性的关系,刘小放认为二者实际上并不矛盾,只是优先性和占比问题,“文物摄影的工作服务范围之一是研究所,研究所的专业性决定了文物摄影要尽可能地真实呈现、反映文物包含的历史信息,对艺术性的要求相对较低。而博物馆图录则带有欣赏目的,所以可以略有艺术夸张的成分,比如突出某一部分,着重表现具有震撼力的大特写。但总体来说,通过摄影手法,艺术地展示文物之美仍然是在忠实再现文物原貌、反映文物历史信息的基础上进行的。 ”文物摄影要忠实再现,也要艺术表现,随着摄影器材和电脑技术的发展,文物摄影也有了更多艺术表现的可能性。

拍摄200件文物至少有五六百张废片,把文物摄影做到极致

摄影是一门需要比较的艺术,灯光亮一些或暗一些、三脚架高一些或低一些作品效果都会有变化,只有经过反复比较,才能找到更好的表现方式。文物摄影更是如此,文物不会动、不会说话,什么样的光线布置、什么角度的取景才能更好地挖掘它们的美,需要摄影师静下心来,慢慢观察,逐渐深入探索。“文物摄影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风光,而是一项很枯燥的工作,需要有耐心,认认真真、踏踏实实,以‘唐人写经’那样无虚无妄,专注一事的精神来做。 ”刘小放感慨,他拍摄200件文物,至少有五六百张废片,每次他都会仔细比较,不断调整光线、角度,最终留下效果最好的那一张。

刘小放的这种“较真”缘于他对文物摄影的态度和责任心,在他看来,技术上的不足可以通过观摩、尝试与学习来克服,但如果态度不端正,没有对极致的追求,没有对文物以及文物摄影工作的敬畏之心,就很难将这项事业发展下去,毕竟总是依赖后期修图的不负责任的态度是无法取得进步的。“如何通过手中的相机将文物表现得更好是每个摄影师都应该思考和专注的问题,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做到最好,被大家所认可,所获得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是无可取代的。 ”

39年的文物拍摄生涯,内蒙古美岱召壁画是刘小放拍摄最困难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次。美岱召有着壁画博物馆之美誉,其壁画气势恢宏、画幅宽广。要想把高9米,长13 . 5米的壁画完整地表现出来,需要一截一截取景,然后拼接起来。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实际操作时发现,壁画前的柱子距离壁画只有95厘米,这样会影响到镜头的视角以及打光的问题。刘小放经过多次实地考察,认真画图、标明尺寸,对照数据,在摄影棚里反复进行模拟、实验,考虑了多种因素,最后克服重重困难,用时12天终于完成拍摄。“当时还是胶片拍摄,不像现在能及时了解拍摄效果,结果如何要等冲洗完成后才能知道,一面壁画只要有一张出了差错,就得全部重来。这是我拍过最累、最费神的一次,最后出版的时候,当时美岱召壁画的管委会主任对我说,‘20多年,我们的美梦终于成真了’ 。虽然很累,却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就感。 ”

文物摄影是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中的桥梁

文物摄影的过程要以保护文物为前提。文物的珍贵性、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决定了摄影过程要慎之又慎,不能有任何闪失。刘小放介绍,“拍摄都是在充分确保文物不受损坏的前提下进行的。有的丝织品保存很多年之后,储存的玻璃打不开了,这时候宁愿放弃拍摄也不能冒着风险去打开。拍摄玉器类文物时,为了拍摄的艺术效果需要立起来拍摄,有的玉器质地很薄,为保险起见,就选择保守的拍摄方法。 ”用二维的照片去展示立体的文物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但要尽可能多地在图片中展现文物的形状、材质、纹路等历史信息。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文物摄影都是文物展示和表现的桥梁,是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的重要手段。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人类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比如一部交响乐,几十万字的描述都不如身临其境体验一场。文物摄影正是以最直观的方式呈现文物的真实样貌,记录历史文化信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殊性决定了录音和录像是其保护与传承的主要方式,而图像记录对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也至关重要。“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做文物古籍档案,主要就是通过多角度的图片拍摄将文物最完整的、最全面的信息保存下来。另外在文物的修缮过程中,有很多也是照着文物摄影图录来修缮的。 ”

近些年,国家对文物的重视,掀起了一股又一股“文物热”浪潮,但大众对文物的内涵并不了解,要让大众充分认识文物,懂得欣赏文物,文物摄影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相关文章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