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举行研讨会:打动人心的不是光环,一定是情怀

文章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吴晓东 时间:2017年05月25日 字体: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吴晓东)“制作团队最初也曾考虑过全明星阵容,但后来发现是一个误解,打动人心的不是光环,一定是情怀。有独特的人生、有饱满的情感、有深邃的思想、有质朴的品格、有顽强的精神、有高远的志向向,后来就成为挑选朗读者的标准。”5月23日中央电视台在京主办的大型文化情感节目《朗读者》研讨会上,作为该节目的制作人,对“《朗读者》为什么火?”董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董卿说,《朗读者》的走红首先是一个时机问题,当大屏、小屏都被同质化综艺节目霸屏很久时,《朗读者》以清新隽永的面目出现了,给观众带来了一种清新的感觉,观众有借助朗读来表达情感的需求。此外,“读什么”、“谁来读”是《朗读者》的两个重要问题。

《朗读者》是中央电视台2017年推出的重点项目,由央视综合频道和综艺频道联合播出。节目播出后迅速成为了文化热点事件,不但引发了新媒体的海量传播,还成功渗透到百姓生活中,通过线下活动“朗读亭”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文化热。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认为,作为一档成功的文化节目,《朗读者》让观众感受到心灵的宁静,它用优美的文字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并且从不同层面深入地剖析了《朗读者》节目成功的原因,同时也探讨了由节目带动的文化热现象。

参与过《朗读者》节目录制的作家毕飞宇说,该节目最精彩的部分不是谁读、为谁读,而是为什么读。主持人尽可能把嘉宾人生最有价值的、最有戏剧性的部分理出来,通过一段文字一段朗诵充分表达出来。

据介绍,节目组建立的读库有超过1000篇文章,第一季节目中读过老舍、巴金、冰心、梭罗、莎士比亚、海明威等古今中外名家名篇。董卿说,在“读什么”这一问题上,节目组也有自己的选择标准,要和嘉宾经历相符合,又要被大众所理解,因为有人物短片介绍与现场访谈的铺垫,有主题词引导,所以当一切铺垫做好、经典被朗读的时候,观众并没有任何违和感,“很多几十年前甚至一两百年前的文字所包含的精神力量,彰显的善良、勇敢等优秀的品质,也会穿越时空击中人们的内心”。

刚刚结束的《朗读者》第一季12期节目主舞台共有68位嘉宾,从第一期96岁的翻译家许渊冲到最后一期八位老先生道出心中对“青春”的理解,他们中最年长的102岁。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所长赵白生说,从这个角度说,该节目是“以老创新”的“老人秀”,节目中的老年嘉宾都是“国宝”;节目也是静心秀,比如许渊冲先生几十年静静地从事一件事情,让人们感受到什么是静心。

而最让董卿出乎意料的,是一档“老人秀”能如此受到新媒体的热捧和年轻人的喜爱。至今,与《朗读者》相关的阅读破10万+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达312篇,新媒体视频全网播放量达9.7亿,音频收听破4.25亿,2万人参与了线下朗读亭的活动,多位嘉宾意外走红。

《朗读者》不仅是一档成功的文化栏目,它已经融入到大众文化生活之中。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给节目全新的解读角度,她说《朗读者》让很多人重新坐到了电视机前,把大家重新带回了朗读的时代,让中国人深藏的中华传统文化情节得到了深深地触动。节目强化了典型示范,对青少年的人生选择有积极的借鉴意义,引导青少年提升欣赏水平,提升审美水平,让传统文化能够走进年轻人的心灵。

“《朗读者》是一次在大众文化层面上、大众文化媒介上的情感交流,述出我们内心最深的经验、最基本的情感、共同的敬意,这本身就是情感教育。”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说,文学通过《朗读者》在大众文化和广大民众的精神生活中依然能够发挥巨大作用。教育不是灌输、不是讲大道理,而是在这么多的生命相互敞开和交流中,让人去体会。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看来,《朗读者》厘清了电视、广播和手机三者的关系,重塑了电视创作人的信心。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俞虹称,《朗读者》用文化节目的探索姿态回答了市场的严峻问题,对媒体的发展本身是一个很好的回答。《朗读者》充分地利用了网络空间和多方面的视听传播者,用碎片化的传播方式、主题化的传播方式进行推广,这一模式值得借鉴。

“电视节目要坚持内容为王的原则。做节目要有文化担当,好的文化节目要给人以精神上的滋养。”对于《朗读者》的持续火爆,中央电视台副台长魏地春表示。

相关文章